首页 > 影视 > 正文

?主演的《我的阿勒泰》热播 于适:火不是压力,是动力

演员于适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近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他自信、成熟、真诚,仿佛在用透亮的眼神展望着自己的演员生涯,“我要留下的经典角色不能只有一个姬发,我要留下很多让人难忘的角色,而巴太,就是其中之一。”

迷你剧集《我的阿勒泰》五月七日在爱奇艺全网独播,并同步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于适在剧中饰演在旷野草原上策马扬鞭的草原男孩巴太,带着明净天然的生命力,与那片壮美的土地融为一处。于适认为,这部作品帮他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通过《我的阿勒泰》,我希望让大家看到,我也可以演巴太这样充满矛盾的角色,粗犷而清澈,深沉又害羞,这是以往的影视作品中很难见到的鲜活特质。”

当时就是“找工作”的心态 没想到现在这么受关注

《我的阿勒泰》改编自李娟的同名散文集,由滕丛丛执导,马伊琍、周依然、于适等主演,讲述了生长在阿勒泰的汉族少女李文秀在大城市追求文学梦想却屡屡碰壁,被迫回到老家与开小卖部的母亲相依为命,结识当地少年巴太之后,文秀渐渐发现了当地之美的故事。

《我的阿勒泰》今年4月在戛纳进行全球首映,之后,又在第十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时一票难求,可谓起点颇高,备受期待。于适笑称自己当初参演时,并未料到作品现在的火爆,“拍摄完《长空之王》后,我暂时没有工作了,所以,当时只是以‘找工作’的纯粹心态,接触到这个项目的。在面试的时候,我跟滕丛丛导演聊了聊,也并不知道结果,第二次又见面,定下了我来出演巴太。”

于适细读了《我的阿勒泰》的散文原著,阿勒泰那片自由的土地和独特的风情,令他心驰神往,“我当时其实还有点私心,想着作为演员,如果能够去李娟老师笔下那个辽阔、质朴、牛羊遍地的疆北,体验一番,该是多么难得的经历。”

恍惚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当地的小伙子

为了演好巴太,于适最大的挑战是语言,他在剧中大部分时间是说哈萨克语,在进组前半年,于适就开始跟老师学哈萨克语,他笑说自己采用了最笨的方法——死记硬背,“我不可能从语法、音标、书写上系统地学起,剧本是汉语的版本,我就找老师帮我翻译成哈萨克语,我录到语音备忘录里,每天有空就听、睡觉的时候也听,通过单曲循环,强行给自己洗脑,每天都在背。这种肌肉记忆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现在让我说里面的一段台词,我还是能说下来,虽然,我不能确保每句话的意思,但是,我依然可以脱口而出。”

为了验证自己台词说得怎么样,于适还跟当地的小朋友们“套近乎”,“我经常抓住一个小朋友,跟他打个招呼,然后就说一段我的台词,问他能听懂吗,他说可以,可见我说得还不错。”

于适在剧中第一场有大量对白的戏份,就是与马场主人的对话,“那位演员是哈萨克族人,在他的带动下,我的语感也越来越好,越来越自信。而且随着拍摄的进程,我在当地也是在沉浸式地体验,在那几个月里,下了戏就是骑马、赶羊,和当地人打成一片,我会帮着牧民爷爷赶羊,还受邀去牧民家中做客,学习了一些当地的短句,说台词变得很自然,抛掉了那种纯背诵的束缚,甚至,我都能够自由发挥了。比如,巴太是一个热心的人,他看见远处有人在推车,想要帮忙,就上前说了几句话,当时剧本里就是一句‘你怎么了’,但我当时已经可以摆脱掉剧本,忘记语言的隔阂,真正以当地人的方式去跟他交流,我恍惚觉得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当地的小伙子。”

除了写人物小传 还要观察生活记录细节

在于适看来,巴太的身上有一种矛盾感,混杂着不同的气质,这成为了他的一个鲜明特点,“他并不是我们平时说的那种漂亮,而是带有一种原始感的男人的帅气,同时他又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但各种境遇却让他少年老成。他从小就放羊,要扛起家庭的责任,要扛得住事儿,但是,他面对情感的时候,又是那么害羞、深沉,这让他别有一种魅力。”

于适为巴太写了人物小传,但他认为这还不够,“我试图回想起自己十七八岁时的很多事情,追溯当时的情绪。这些还不够,我还要去观察生活,记录下丰富的细节,比如,结合当地人表达情感的方式,巴太在微笑、害羞时,眼神应该是怎样的?我会做一个融合,这样,巴太就不再是一个凭空架空的角色,而是仿佛从我身体里生长出来的、有血有肉的人物。”

《我的阿勒泰》是于适第一次跟女性导演合作,他觉得滕丛丛的女性视角“很厉害”,“她放大了我身上很多优点,我们私下聊天时,她经常说你就放心等着吧,这个作品一定会很好,我作为一个女性来说,看的时候会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丛丛导演很细腻、敏感,能够捕捉住那种微妙的瞬间。”

演员并不是一个呈现故事的“工具”,而是要有自己的想法,让角色真正地活起来

于适很喜欢在演戏的时候即兴发挥,他笑称自己心里有准儿,不会乱加,“在拍摄现场,身在更为鲜活的氛围之中,演员也会有灵感,让戏份变得更加生动。”

于适举例说有一场戏是巴太跟父亲发生争执,父亲不同意他跟文秀谈恋爱。之后,巴太骑马而来,发现文秀在草原上睡着了。“剧本上写的是巴太恶作剧般地把文秀的鞋带系在了一起,致使她后来摔了一跤。但我觉得,如果只是这样演,就趋于表面化了。我观察到当时草地上开了很多黄色的小野花,就摘下了一朵,别在了文秀的眼镜上。我觉得这样可以表达出巴太的内心。他当时的心理是复杂的,父亲反对两人的感情,巴太要顾及家族的责任,但是他又喜欢文秀,看她睡着了都不忍心将她吵醒,所以,就在地上捏起了最美的一朵花,来表达对文秀的喜欢。然后,我还是按照剧本,把她的鞋带给系上了。这样的巴太,就不只是调皮了,而是有了一种温柔和细腻。我当时这样处理的时候,也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就是受到现场的启发,突然之间有了崭新的感觉,我觉得这也是创作上很有意思的地方。”

对于喜欢二度创作的于适来说,滕丛丛导演给予的自由宽松的创作空间,令他非常过瘾,“对于演员来说,剧本给出了一种预判,让演员知道剧情将怎样发展,但是,演员并不是一个呈现故事的‘工具’,而是要有自己的想法,让角色真正地活起来。在拍摄现场,你突然间会有新的感觉,这种感觉会让你做出一些最接近生活习惯的行为,说话的语气也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这就会很生动,演对手戏的演员也会因此感觉到很刺激,我很喜欢与那些跳脱了剧本的演员演戏,那种化学反应很重要。”

在这个“纵容”的空间里,于适可以随意发挥,放开了演,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发掘自己,“导演的要求其实是很严格的,当她确保一条没问题了,就会觉得演员要不要玩一玩,给出更多的可能。比如,导演会让我用很多方式来表达一种感觉,让我用这样的语气说,那样的语气说,或者我不说话只是微笑一下。这个实践的过程中,我也会有一个判断,发现哪一种方式最适合这个场景,怎样在轻松的状态下,呈现出最有力量的一面,这就是对于自己的一种发掘。”

我自信能做到的是接了一部戏,就全身心投入去演好

滕丛丛导演认为于适是扮演巴太的不二人选,不仅是因为他外表的俊朗,更是因为他身上有一股特别想成为好演员的精气神。而于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演戏的热爱和野心,他希望有所突破,在职业生涯里留下更多的经典角色。

《我的阿勒泰》仿佛帮助于适打开了一个场域,让观众倾听到清风下少年的羞涩心动,于适说:“出演了《长空之王》《封神》之后,我特别怕找我的角色都是一个类型,我不想被贴上标签,我想演各种各样的角色,证明自己作为演员的多面性和深度,而出演巴太让我有了这样一个机会。”

当初,接演《我的阿勒泰》的时候,有人质疑于适为何要接下一部小成本的制作,如今,于适觉得《我的阿勒泰》已经用品质证明了,“我能很自信地说,影像中的天然风光、电影化的拍摄手法,用心的创作,让《我的阿勒泰》这部戏不同以往。”

如今于适的人气可以用“火”来形容,对此,他是否会有压力?于适笑说:“火不是压力,是动力,我现在感觉其实很爽,这种爽无关名利,而是我憋了这么多年的一股劲儿,有地方用了,我终于可以去拍更多的戏了。”

于适称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觉得只要是金子总能发光,所有的大导演、大演员,都是从默默无闻的新人开始的,凭什么新人不能有机会,要被质疑呢?万一成功了呢。就算是我没拍《封神》,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封神》之前,谁都不认识我,但是,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好好地演戏。千万别投机取巧,别想走捷径,我自信能做到的,就是接了一部戏,就全身心投入去演好。”

北影节做评委受益匪浅,自己也有“导演梦”

在今年4月举办的第十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于适担任了“新血影像计划”短片单元的评委,于适感慨这是一次特别受益的机会,“看这些短片时,我要去细致地观看作品的摄影、灯光、剪辑等各个方面,这对于我做演员大有帮助,因为演员需要了解整个行业的发展,去理解摄影的拍摄风格,导演的创作思维。好的演员一定会跳出来,站在更宏观的角度去创作一部戏。其次,我也看到了很多年轻的创作者,他们有的刚刚大学毕业,但拍摄的作品很有想法,未来可期,他们之中可能会诞生出影响电影创作的人才。”

于适透露自己也有“导演梦”,“他们给了我启发,更坚定了我好好做一名影视创作者的信心,如果以后有能力的话,我也要向导演方面去发展一下,带着新人一起去探索,让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能够被看见。”

喜欢接受各种新鲜事物,演员不能封闭,因为你不能只演你自己

于适在生活中可谓是多才多艺,篮球是专业级的,还精通马术、弓箭,擅长吉他,此次在《我的阿勒泰》中,于适还担任了剧组的骑射指导。

于适告诉记者骑射指导这个工作就是通过一个完整的流程来保证拍摄的安全、拍摄的进度,以及画面的表现力。“首先,要讲究科学,让马提前学习和适应各种场景,马生来会跑,但是,拍摄骑射的戏份时,现场的摄影机、走动的人员和发出的口令,都会影响马的状态,所以,每拍摄一个马的镜头,都要用一个完整的体系去保障。第二,在拍摄进度方面,要保证摄影师能够拍到想要的镜头角度,满足景色,全景、中景、近景的需求。第三,要选择最佳的路线,让摄影师把马奔跑的速度感、美感拍出来,而且拍得漂亮,这些工作都要去提前沟通和协调。”

于适平时很喜欢小动物,“它们都很有灵性,能够感觉到你靠近它时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马非常聪明,它的耳朵的识别度、皮毛的敏感度都很高,只要你的心是好的,你的气味、你对它的触摸,都会让动物有安全感,与它建立一个好的关系。”

对于自己的“艺多不压身”,于适笑说自己是一个喜欢接受各种新鲜事物的人,“幸运的是,演员非常需要有这个特质。演员不能封闭,因为你不能只演你自己,无论是酷酷的、纯情的,抑或是好人、反派,形形色色的人物你都可能要去呈现。这时候,你的技能,你的经历都会成为创作灵感的来源。就像一位普通人,他如果身兼某种特长,那么他也会是有魅力的,角色也一样,他可能会有某些特别之处,有比别人更厉害的地方,那这时候,演员在塑造这个角色时,恰好也具备一些技能,就能用在角色身上,增加角色的立体感。比如说,这次拍摄《我的阿勒泰》,巴太本来没有骑射,但是,因为我擅长这个技能,所以,就放在了巴太身上。演员学得越多,厚积薄发,越可以赋予人物更多的闪光点,就算平时的一个小爱好,关键时刻都有可能派上用场,给角色加分。”

焦虑时爱想深刻的事儿,比如生死、宇宙

与于适交谈,会惊讶于他思想的成熟,心态的通透,于适坦承自己是一个爱琢磨事儿的人,喜动也喜静,“我闲的时候,会去健身运动一番,回到房间里就安静下来,琢磨各种各样的事儿,翻来覆去的,过去的事、未来的事、各种各样的事,都琢磨。”

而思考也是于适对抗焦虑的一种方式,他称自己也会焦虑,但是,会想办法将这种不好的情绪化解掉,“比如唱唱歌、弹弹琴,释放一下,也听听音乐,还有一个方式,其实是我的小秘诀,就是把事儿往大了想,想想更深刻的事儿,比如生死、宇宙、各种维度的事情,或者想这个烦恼,也许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想了这些之后,你会觉得所有的烦恼其实什么都不是。人生肯定是有各种各样的坎儿,你刚解决一个烦恼,可能第二天又新添了一个,这是我们作为人类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某种规律,我们永远都没有办法跳出。既然谁也逃不出去,那烦恼、焦虑也是正常的,也不是事儿了,因为焦虑了也没用,至少,你还健全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还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

于适目前出演的几部作品都反响不俗,这得益于他选剧本的眼光,还是运气?于适坦承运气排第一,“选择再怎么谨慎,运气不好也没有用。很多人喜欢预测一个作品会不会爆,这其实很难。选择跟运气相辅相成,我选择剧本的时候,凭借自己的直觉,好的作品,你是能够感觉得到的,但是,它会不会火,这是命运掌管的。所以,我和团队选择好作品,这是我们能够掌握的部分,也是关乎观众口碑的部分,剩下的会不会火爆的问题,就是命运决定了。”

在《我的阿勒泰》播出前,于适在微博上写道:“我听到来自草原深处厚重的回响,那是扎根于旷野的眷恋。”而现实中的于适也在以真诚之心面对着每一部作品,每一个角色,然后,等待着命运的回响。

文/记者 肖扬 供图/文玉

[责任编辑:辛永红]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