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  城

宝丰县在两汉魏晋时期称父城县。父城故址在今县城东18公里李庄乡古城村。此地在秦以前为城父邑。这一点是现代学术界所公认的。30年代初臧励和主编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父城县”条释日:“春秋楚城父邑,汉置父城县,后魏废:故城在河南宝丰县东,今日父城保。‘城父”条释曰:“春秋楚邑,在今河南宝丰县东四十里。《左传》昭公十九年费无极言于楚子日;‘若大城城父而置太子焉,以通北方,王收南方,是得天下也。’王悦,从之。故太子建居于城父。”1979年版《辞源》“城父”条释日:“春秋时楚邑。《左传》昭公十九年楚太子建居于城父,即此。汉置父城县属颍川郡。见《嘉庆一统志》二二四《汝州·宝丰县》。它在今河南宝丰县。”1980年版《辞海》“城父”条释日:“古邑名。春秋楚邑。在今河南襄城西。秦王政二十二年(公元前225年)遣李信破楚,与蒙恬会于城父。即此。汉置父城县。”这条解释虽没以今河南宝丰为参照,但所指仍是宝丰东18公里之城父邑。因为此地正位于襄城县西。1986年版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编《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城父邑”条释日:“在今河南宝丰县东。《左传》昭公十九年楚太子建居于城父。即此。”
  最早指明汉魏父城县的前身为春秋楚国城父邑的是西晋《春秋左氏传》专家杜预。“城父”在《左传》中凡三见。一见于昭公九年“二月庚申,楚公子弃疾迁许于夷,实城父。然丹迁城父人于陈,以夷濮西田益之”。二见于昭公十九年“夏五月,费无极言于楚子日“‘晋之伯也,迩于诸夏;而楚避陋,故弗能与争。若大城城父,而置太子焉,以通北方,王收南方,是得天下也。’王悦,从之。故太子建居于城父”。三见于哀公六年“秋七月,楚子在城父,将救陈。将战,王有疾。庚寅,昭王攻大冥。卒于城父”。杜预在《春秋左氏经传集解》中认为昭公九年的城父是陈国夷邑。“夷,一名城父,在今谯国城父县”。而昭公十九年及哀公六年的城父是楚国之邑。在“今襄城(郡)城父县”。据《晋书·地理志》襄城郡有父城县而无城父县名,显系杜预把“襄城(郡)父城县”笔误成了“襄城(郡)城父县。”把这一点笔误纠正过来后,杜预“两汉魏晋父城县的前身为春秋楚国城父邑”的观点就非常明确了。
  杜预之后进一步肯定父城县的前身为楚城父邑的是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郦道元在《水经注》卷二十一《汝水注》中指出:“汝水又东南与龙山水会。水出龙山龙溪,北流,际父城县故城东。昔楚平王大城城父,以居太子建。故杜预日:即襄城(郡)之城父也。”龙山水即今发源于宝丰县李庄乡南龙山北麓的运粮河,经父城遗址古城村东,至郏县堂街西入汝河。《水经注》这条材料可以证明两点:一、汉魏父城县故城即春秋楚太子建所居之城父邑;二、郦氏自用“父城”,引杜氏语为“城父”,指明了杜氏之“襄城(郡)之城父”系循《左传》原文而所致之笔误。
  唐代大一统,对魏晋南北朝文化进行了总结。唐初魏王李泰主编的大型地理书《括地志》记载:“汝州郏城县东南四十里有父城故城,即服虔云‘城父,楚北境者也’。又许州叶县东北四十五里亦有父城故城,即杜预云‘襄城(郡)城父县者也’。”这里所言两处父城故城,其实均指位于宝丰东18公里李庄乡古城村的汉魏父城县故城。只是参照地不同方向偏错了一点而已。以郏县为参照地,父城故城在郏县南偏东四十里;以叶县为参照地,父城故城在叶县北四十五里。弄清这一点之后,可知《括地志》所载对“汉魏父城县的前身是楚国城父邑”还是明确肯定的。晚唐地理学家李吉甫所著地理总志《元和郡县志》更是言之凿凿:“汝州郏城县,城父故城在县东南四十里,故殷时应国也。《左传》:‘楚大城城父使太子建居之。’”春秋楚太子建所居之城父故城与汉魏父城故城同处一地,不容置疑。
  清代考据学大盛,对汉以降之典籍进行清理。段玉裁《左传》校本、王引之《述闻》、孔广林《校经录》、江永《地理考实》、沈钦韩《地名补注》,根据《汉书·地理志》颖川郡有父城县而无城父县和《晋书·地理志》襄城郡有父城县而无城父县的记载,认为《左传》昭公十九年,哀公六年之城父为“父城”之误倒。但顾栋高《春秋左传大事表》考之更详,认为春秋时代有两城父,一在西北,即楚之北境太子建所居者,一在东南,原为陈夷邑。西北者在河南汝州宝丰东四十里汉魏父城县故城;东南者在安徽亳县东南七十里汉魏城父县故城。
  现代《左传》权威杨伯峻先生集历代《左传》研究之成果,断以己识,著成《春秋左传注》。在昭公九年“城父”下,杨先生注目:“楚有两城父。此所谓夷城父,取自陈。僖公二十三年楚伐陈,取焦、夷。杜云:‘夷一名城父’。即此夷,今安徽亳县东南七十里城父故城。又有北城父,见昭公十九年及哀公六年《传》。详顾栋高《大事表》七之四。”在昭公十九年“城父”下,杨先生注目:“春秋同名异地者多,城父亦有二。昭公九年《传》之城父,本陈国夷邑,汉于此置城父县。此城父则本属楚之邑。在今河南宝丰县东四十皇,汉以避同名故,改名父城县,今名日父城保。段玉裁校本、王引之《述闻》、孔广林《校经录》、江永《地理考实》、沈钦韩《地名补注》皆据《汉志》、《晋志》、《水经汝水注》诸书说汉以后地理者谓此‘城父’为‘父城’之误倒,实难依据。况《史记·楚世家》及张守正《正义》引《括地志》亦作‘城父’耶!唯顾栋高《大事表》谓楚有两城父,甚确。《史记正义》引服虔说亦作‘城父’。”杨先生这两则注释以其真知灼见辨析“两汉魏晋父城县之前身是楚太子建所居之城父邑”甚精。为这个问题作了最后结论。
  总之,位于今宝丰县李庄乡古城村的春秋时期楚太子建所居及楚昭王崩逝之地的城父邑,到西汉置县时为避免与沛郡的城父县重名,而更名为父城县,沿用两汉魏晋四代。   (潘民中)

宝丰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网站标识码:4104210001

联系电话:0375-6522162 邮编:467400

ICP证号:豫ICP备05017732号-1

豫公网安备 41042102000032号